主持人:大家晚上好,歡迎收看《經濟半小時》。今年的“315晚會”我們曝光了一種存在著嚴重安全隱患的建筑外墻保溫材料,引起了社會上極大的關注。今天我們再來關注另一種建筑材料,彩鋼板。3月24日,北京市發生一起嚴重的火災事故,一棟3層的彩鋼板建筑被燒塌,幸好沒有發生人員傷亡。那么什么是彩鋼板。為什么彩鋼板存在著致命的安全隱患? 
   2008年7月27日、11月1日濟南奧體中心體育館連續兩次發生火災。
   2008年10月9日,在建的哈爾濱“經緯360度”雙子星大廈發生火災。
   2010年11月15日,上海余姚路膠州路,一棟正在進行外墻保溫層施工的28層居民樓起火,共造成58人遇難,70多人受傷。
    2011年2月3日,被稱為沈陽第一高樓的皇朝萬鑫大廈發生火災。大火持續了10個小時,過火之后的大廈已是面目全非。

   

  

    近年來,全國各地發生過多起由建筑外墻保溫材料引發的重大火災。那么現在建筑外墻保溫所使用的材料是否安全可靠呢?記者進行了調查。
    馬先生(化名)  內幕人士
    馬先生:它冒出來的都是黑煙,你不知道哪邊著火了,你找不到著火點。如果人進到里面,有個一兩分鐘就可以窒息了。
    馬先生是江西省南昌市一家建筑安裝公司的老板,從事彩鋼板建筑安裝業務多年。馬老板所說的這種燃燒起來能產生黑煙的材料就是彩鋼板。用彩鋼板建成的房子只能看到其鋼質的表面,其實因為保溫和隔音的需要,彩鋼板材料只在其兩面采用厚度小于0.5毫米的彩涂鋼板,中間部分都夾有不同的輕質材料。彩鋼板中間的夾心材料分為完全不燃燒的無機材料和燃燒性能不一的有機材料兩種,其代表性的材料分別有巖棉、聚氨酯和聚苯乙烯泡沫,其中,以無機材料巖棉的抗燃燒性能最強。
    商家:這個是石頭提取的棉啊,你用打火機燒下看,燒不著的。怎么燒都燒不著的,石頭里提取的纖維嘛。
    聚氨酯和聚苯乙烯泡沫都屬于有機材料,這兩種材料也是目前我國市場上最常見的保溫材料,從抗燃燒性能上來看,聚氨酯雖然能用打火機點燃,但是基本上能夠做到離火自息。
    記者:它就是離火自息?
    張先生  江西省南昌市華洪建筑安裝公司工程部主管
    張先生:對,離火自息。
    記者:但是燒還是能燒著感覺。
    張先生:那肯定是有一點點的。
    馬老板說,聚苯乙烯泡沫的抗燃燒性能在所有的材料中是比較差的,點燃以后一般都會越燒越厲害。
    馬老板:這個東西基本上完全不防火。你看這個煙,完全不防火嘛。
    馬先生告訴記者,正是這種抗燃燒性能最差的聚苯乙烯泡沫彩鋼板,卻是目前市場上運用最多,最為主流的材料,占據了彩鋼板市場的大半江山。那么,事情真像馬先生所說的那樣嗎?


    位于南昌市濱河大道上的江西省裝潢建材市場是江西省內最大的建筑材料市場,那里的建筑材料不僅滿足了本省絕大多數的需要,而且還覆蓋到一些周邊的省份。因為春節放假,市場上的大部分店鋪還沒有開門。記者在整個市場逛了一圈,找到了一家正在卸貨的彩鋼板銷售店鋪,其整車的彩鋼板夾心材料采用的正是這種白色顆粒狀的聚苯乙烯泡沫。
    記者:這東西有沒有防火標準啊?
    銷售店鋪員工:這鐵皮本身防火的。
    記者:這里面夾的這層呢?
    銷售店鋪員工:里面是泡沫嘛。
    記者:這有沒有驗收的問題啊?
    銷售店鋪員工:這不存在,這廠房都用這種,廠房隔斷,90%的都用這種。


    按照那位正在卸貨的老板的說法,彩鋼板材料不存在消防標準的問題。實際上,在國家質量監督檢驗檢疫總局和國家建設部聯合頒布的國家標準——《潔凈廠房設計規范》中明確要求:潔凈室的頂棚和壁板,包括夾心材料,應采用不燃燒體,且不得采用有機復合材料。而聚苯乙烯泡沫正是一種抗燃燒性能極差的有機材料。關于這一點,彩鋼板的經銷商們其實心知肚明。
    經銷商1:這就是泡沫板,這個消防過不了關的,這個燒起來也很臭你看。我們這個就是這樣的,這個泡沫的就沒有防火檢測報告,我告訴你,沒有防火檢測報告,你像那種的(巖棉)就可以出具防火檢測報告。
    記者:為什么呢?
    經銷商1:那它本身不防火我怎么給你出具報告呢。
    那位老板仍然告訴記者,他們平常銷售最多的一般都是這種聚苯乙烯泡沫的彩鋼板。
    經銷商2:你像現在好多藥廠啊都用的這種材料。
    記者:我就是聽說什么藥廠啊,醫院手術室啊都用這個。
    經銷商2:對對對,醫院里用的最多的。
    當記者提出想購買一些巖棉材料的彩鋼板時,這位老板表示根本沒有現貨。
    經銷商2:巖棉我要調過來,從廠家調過來。
    記者:平常我們廠里就不存這個貨,不用是吧?
    經銷商2:對,不用,不存這個貨,很少很少的。
    記者:是你一家這樣還是整個都這樣?
    經銷商2:基本上都這樣,因為這個銷售很少啊。一年都難銷到兩三次這樣的貨。
    主持人:作為一種新型的建筑材料,彩鋼板因為重量輕、強度高,而且色澤艷麗、安裝快捷,被很多企業用來做屋頂墻面。尤其是表面使用的彩涂鋼板不易產生粉塵,往往在一些對空氣潔凈程度要求較高的電子、食品、醫療和實驗室中被大量使用。在節目中我們看到,所有彩鋼板的安裝和銷售人員都明白,目前市場上出售的彩鋼板存在著嚴重的安全隱患,并且根本無法開具防火檢測報告,但所有的不合格產品在市場上都暢通無阻。他們背后隱藏著怎樣的利益鏈條?
    主持人:早在1985年,我國就頒布了《潔凈廠房設計規范》,明確規定潔凈廠房的頂棚和壁板(包括內部填充物)應為非燃燒體。事實上,廣泛用于頂棚和壁板的彩鋼板的內部填充物使用的卻是易燃有毒的聚苯乙烯泡沫板。一旦發生火災意外,后果不堪設想。那么這些不合格產品是如何堂而皇之地流入市場銷售的呢?


    市場上銷售的彩鋼板大都以聚苯乙烯泡沫夾層為主,那么,實際運用中的情況又是怎樣的呢?記者隨機在南昌市的電話黃頁中選取了幾家建筑安裝企業進行調查。
    記者:我聽說這個價格相差很大,就是用泡沫和巖棉價格差異太大了。
    建筑安裝企業工作人員:巖棉的價格很貴的。
    記者:我聽說要貴到一倍?
    建筑安裝企業工作人員:一倍都不止。
    南昌錫昌彩板輕鋼結構工程有限公司的顧老板從事彩鋼板建筑安裝業務多年,在江西省內承接過不少的大型施工項目。他們公司剛剛完成的江西省核電公司的辦公樓裝修項目采用的就全部是聚苯乙烯泡沫彩鋼板。
    顧老板  南昌錫昌彩板輕鋼結構工程有限公司
    顧老板:項目也做的比較多,但是隔墻一般都是人家辦公用的,不會大到什么地方去,這個核電算是比較大的,它大概有三棟樓,大概有1600多個平方吧。
    記者:它是一個臨時性建筑還是以個永久性建筑?
    顧老板:永久性建筑。
    除此之外,顧老板告訴記者,南昌地區很多醫院的手術室也是他們公司負責施工,而且使用的也全部是聚苯乙烯泡沫板。
    記者:那用這個泡沫的在消防驗收上不會存在什么問題嗎?
    顧老板:應該沒有問題,我現在看來我們用的全部都是這個,包括中醫院的、三醫院的,好多呢,全部用的這個。
    顧老板告訴記者,除了一些生產企業的廠房、辦公室,批發市場,彩鋼板隔斷在醫院手術室中的使用最多,其中還包括南昌許多著名的三級甲等醫院。記者在南昌的調查中了解到,一些著名學府的實驗室隔斷,使用的也是聚苯乙烯泡沫彩鋼板。


    小劉是一名專門從事彩鋼板建筑安裝的包工頭,記者和小劉見面時,他正在南昌高新區的一家巧克力生產企業從事車間的吊頂安裝業務,小劉說,他從事彩鋼板安裝業務已經7、8年了,絕大多數都是使用的聚苯乙烯泡沫板。當記者問到《潔凈廠房設計規范》中關于不得使用有機材料的規定時,小劉表示完全不必擔心。
    小劉  彩鋼板建筑工程承包人
    記者:《潔凈廠房設計規范》,你知不知道這個國家標準?
    小劉:知道,但是人家都用這個,人家檢測都過關了,這有什么關系呢。
    記者:驗收程序是怎么走的,消防不驗嗎?
    小劉:消防是這樣,消防是怎么驗呢,一般大廠,它都必須有這個消防水栓。
    記者:是那個都驗,就是這個板材沒人管?
    小劉:板材沒人管。
    記者:那個國標沒人執行嗎,國標里說要用無機材料,不能有有機材料?
    小劉:現在的藥廠,有的大廠它是用巖棉板,如果你小的,比如說化驗室、手術室,這都是泡沫的。


    應該說,價格便宜是聚苯乙烯泡沫彩鋼板充斥市場的一個最主要原因,記者在調查中了解到,一般采用泡沫彩鋼板,一個平方的面積其安裝費用大約在100元左右,而如果采用巖棉材料的話,價格則要達到200多到300元不等,除此之外,巖棉板的安裝難度較高也是大家普遍選擇其他材料的一個重要原因。
    記者:為什么不用巖棉呢,巖棉不是燒不著嗎?
    小劉:巖棉是燒不著,但是巖棉有巖棉的壞處,巖棉的彩板強度不行。
    張先生是南昌市華洪建筑安裝公司的工程部主管,隸屬江西省新余市的分宜縣人民醫院綜合樓,是張先生公司承接的一個在建項目,按照起初的設計要求,醫院二樓的八間手術室隔斷和吊頂全部打算使用巖棉彩鋼板,但是在張先生他們的建議下,改成了聚氨酯的有機材料。
    張先生  南昌市華洪建筑安裝公司的工程部主管
    張先生:因為你墻里面還要裝那個器械柜、藥品柜,那個一打開就跟人沒骨頭樣的。
    記者:那個巖棉是纖維,它沒有這個材料的平整度好?
    張先生:對。
    張先生說,聚氨酯材料的彩鋼板不僅強度高,而且抗燃燒性能也要比聚苯乙烯泡沫的材料好很多。很明顯,張先生對聚氨酯彩鋼板的抗燃燒性能十分自信,盡管工地尚在施工當中,到處都遍布著可燃的聚氨酯材料,張先生仍然不時地給同事們敬煙。
    張先生:這個是阻燃的,燒不著的,用明火都燒不著,除非燒到一定的程度。
    盡管張先生一直強調聚氨酯材料用明火都無法點燃,當記者試圖用打火機做一個現場燃燒試驗的時候,張先生的反應卻嚇了記者一跳。
    記者:這個能燒著嗎?(點火)
    張先生:唉唉,那個不能燒,那個燒了能看得見。


    記者在南昌調查期間走訪了多家的彩鋼板銷售商和安裝企業,結果發現,真正按照《潔凈廠房設計規范》的要求使用無機材料作為夾心板的工程可以說少之又少。這一點,和業內的知情人馬先生告訴我們的情況基本吻合。
    馬先生:應該說第四縣級的醫院,比如南昌呢這些,一附院、兒童醫院、婦幼保健院,基本都是這個材料。
    馬先生告訴記者,近幾年來,在一些使用彩鋼板隔斷的企業單位,已經發生了多次的火災事故。
    馬先生:江西你像大多數,應該是百分之七八十吧,不完全統計,應該是都用這個泡沫板的,但是呢,在著火也著過,你像南昌制藥廠,每年呢,江西可能都有個一兩家吧,應該因為這個,也不能說完全是彩鋼板的原因,因為各方面的原因導致彩鋼板著火。
    有關火災的起因到底是不是因為用做隔斷和吊頂的彩鋼板中使用了可燃燒的夾心材料引發我們無從得知,不過有一點可以確定的是,一旦出現火情,這些彩鋼板中的可燃燒材料無疑將對火災的損害后果起到一個推波助燃、火上澆油的作用。
    馬先生,這個東西應該怎么講呢,它不是說絕對就要著火,大多數的這些廠家他都是可能抱著僥幸心態,來做這個事情。


    秦學禮  中國電子工程設計院副總工程師
    當初我們制定規范的時候呢,市面上主要流行兩種材料,一種像白色帶顆粒的呢,是聚苯乙烯,第二種是淡黃色的是聚氨酯,主要的問題是,這兩種材料是可燃材料。
    中國電子工程設計院副總工程師秦學禮,當年曾經參與了《潔凈廠房設計規范》這一國家標準的制定與編纂,秦先生告訴記者,當年他們之所以在標準中規定,不得使用有機符合材料為潔凈室的隔斷吊頂材料,針對的就是聚苯乙烯和聚氨酯這兩種材料。
    秦學禮:那么一旦著火以后,放出大量的煙氣,甚至有毒的氣體,這樣的話對消防施救,人員逃生就非常困難,所以呢,我們認為這兩種材料是不應該用的。
    主持人:事實上,關于不合格彩鋼板頻繁引發的火災,已經引起了有關部門的關注。早在2001年,國家質檢總局和建設部就已經針對潔凈廠房頂棚和壁板的監管問題,嚴格劃分了各部門的責任,各司其職,嚴管生產、流通和施工、驗收環節。但為什么直到現在,市場依然充斥著不合格的彩鋼板呢?


    為什么這些存在安全隱患的彩鋼板能夠流入市場、公開銷售并且在醫院、市場等公共場所大量使用呢?為了解開這些疑問,記者首先來到了南昌市質量技術監督局,監督處處長歐陽健告訴記者,彩鋼板既不屬于QS認證體系,也不屬于3C認證體系,存在明顯的監管空白。
    歐陽健 南昌市質量技術監督局監督處處長
    歐陽健:如果這個市場屬于3C認證的,強制產品認證的,咱們質監有這個職責,像這個不屬于這個。
    記者:彩鋼板不存在這個3C認證?
    歐陽健:強制產品認證目前還不是,還沒列入,所以我們只是有一些投訴的時候,我們可以轉移,可以移交。
    不僅如此,對彩鋼板的管理還面臨著分段監管的難題。其實早在2001年,國家質檢總局和建設部就已經針對潔凈廠房頂棚和壁板的監管問題,對各部門的責任進行劃分,質監部門負責生產環節,工商部門負責流通環節,建設部門負責設計施工環節,消防部門負責消防驗收環節。
    歐陽健:質監主要是在源頭上控制產品質量,在潔凈板(彩鋼板)這方面就要求我們對轄區內的潔凈板進行一次摸底普查,對它們的產品是否符合標準進行檢查,要求企業承擔主體責任,必須生產符合國家標準的要求的產品,而且產品必須合格出廠。
    一件彩鋼板,四個部門管,十年過去了,這種分段監管的模式日漸尷尬。
    歐陽健:它只要符合產品質量要求,質量合格的產品,咱們從法律上它是允許的,可以的,那么它至于用在哪個方面,還涉及到很多設計部門、驗收部門、消防部門等等,還包括它的使用部門。
    歐陽健:這個我們在監管工作職責來講,在哪方面使用,這個我們就不好,因為它分段管理,一樣產品它只能在這方面用,在別的方面用要看消費者和使用單位的要求,這方面也是我們監管的一個難處。


    隨后,針對消防驗收問題,記者又采訪了南昌市消防支隊防火處建審科科長劉健,他告訴記者,那些使用泡沫塑料作為填充物的彩鋼板,即使是用在臨時工棚這樣的地方,也存在很大的安全隱患,對此他們心知肚明,但在建筑物的設計和施工過程中,消防部門無法過多介入。
    劉峰 南昌市消防支隊防火處建審科科長
    劉峰:施工的過程當中是有一定的抽查,因為我們消防已經是大部分項目,像包括有些一般的廠房,大部分是屬于備案制的,備案制它就是一種抽查,它并不是說完全的審查。這樣一來,建筑物完工之后,最終的消防驗收就顯得至關重要。那些使用填充泡沫塑料的彩鋼板作為吊頂和隔斷的學校、醫院,似乎已經違反了《潔凈廠房設計規范》的規定,為什么它們還能順利通過消防驗收呢?
    劉峰:一般我們就是查看他提供的合格證還有檢驗報告,作為我們是一種宏觀的抽查嘛,主要采用這一種,如果是有舉報、投訴這種特殊的,就可以對相關材料進行取樣去送檢,如果說他提供了你所說的這種許可證和合格證的話,其實我們一般不會。對,因為要去的話要破壞性地,因為它外面全部是鋼,夾心的,如果我們要發現里面,必須要破壞這個材料,就像要破壞這個材料的話,那么就得有一定的理由來破壞了,你不能說隨便去破壞這個材料。
    由于不能進行破壞性檢測,即便某些建筑物使用的彩鋼板中填充了違規材料,但在完工之后,除非有人舉報,否則消防部門也無法核實,就這樣,大量的安全隱患在生產方、銷售方和使用方都知情的情況下,繼續堂而皇之地存在著。作為在基層工作多年的消防人員,劉峰建議,要想杜絕彩鋼板帶來的安全隱患,必須在兩方面對現有規定作出調整。
    劉峰:我覺得現在就是首先第一個標準里面要明確,哪一些地方,哪些場所它不得使用哪一類產品,那么明確規定這一類,然后從生產廠家的流程,那個銷售廠家里面,都要明確,就說這一類產品是用在哪里的,然后互相要有一個登記制度,你賣了這么多這一類的,到底是用作什么了。還有一種就是要給它這些產品要有明確的標識,就說你用的是這一種的,那么你用的顏色或者它的標識,等于說首先你從外觀就可以看出來,現在我們就是從外觀上看不出來它里面到底用的是哪一種,如果我們從外觀上就能看出來,比如說你用的是紅色的,那就是不合格的,我們就可以看出來。


    主持人:關于彩鋼板的監管,細究起來無論是生產、流通、施工和驗收環節,都有嚴格的規定,也都有相應的政府部門進行監管。但為什么這樣細致的分段監管到最后反而成了互相推諉的理由了呢?事實上我們發現,不光是彩鋼板,最近我們曝光的保溫材料、瘦肉精豬肉等等都有明確的法律法規和相關部門進行監管,但到最后都是一路綠燈,讓危險直接潛伏在我們身邊。安全關乎我們每個人的利益,任何僥幸心理都是釀成大禍的致命因素。我們希望有關部門的監管不能只停留在紙面上。把好關,是對社會負責,更是對自己負責。我們今天的節目就到這里,感謝您的收看。

 

315再追蹤:危險的彩鋼板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
美国一级香蕉